当前位置:首页 >台湾专线> 台湾资讯
  • 台湾各界研讨应对少子高龄化与低薪外流潮多重社会问题
  • 录入时间: 2019/1/17   点击次数:79
  • 近年来,台湾少子化、高龄化与低薪化、人才外流现象凸显,引发各界担忧。16日,台湾“国政研究基金会”在台北举办“公义祥和的社会”论坛,邀请各方团体与专家学者分析现状、研究对策。

    台当局统计部门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11月底,岛内新生儿仅16.4万多人。据台湾地区“发展委员会”预估,2018年全年新生儿数为18.5万人,创5年来新低。

    台湾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薛承泰认为,少子化对各级教育的冲击最为明显,其次是劳动力与纳税人口减少,同时老人越来越多,照顾与福利需求水涨船高。

    他分析指出,台湾自1993年就跨入高龄化社会,2018年进入高龄社会,到2025年将迈进超高龄社会,届时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38.2%,而75岁以上老人将占22.9%的比例。

    薛承泰表示,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并不稀奇,可问题关键在于这个变迁速度太快,从高龄化社会到高龄社会只用了25年时间。

    阳明大学卫生福利研究所教授李玉春表示,台湾即将步入超高龄社会,税收无法永续覆盖长期照顾服务,需另寻税源,并实施长期照顾服务保险,促成医疗、养老、健保、社会服务整合,借由自助、互助、他助,善用社会所有资源,实现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”理想。

    薛承泰表示,晚婚与少生的原因当然和经济有关,真正关键在于薪资的停滞。

    台当局统计部门数据显示,2018年,台湾全时受雇者每月主要工作收入不足3万元新台币者占30.78%。台劳动主管部门数据显示,54.2%的25-29岁青年认为自己薪水低,其中以大学毕业以上学历者感受尤甚。

    台湾大学教授辛炳隆认为,台湾劳动力市场劳工低薪的原因包括过度资本化、产业结构改变、劳资关系弱化、大学教育扩张等,而劳工低薪将导致人才外流、产业竞争力下降、劳动参与意愿低落等后果。

    数据显示,自2009年至2017年,台湾赴境外工作人数年均增1.3%,至73.6万人。2017年未满30岁赴境外工作者为14.7万人,占20%,自2012年以来持续增加。

    辛炳隆表示,台湾产业结构的问题导致无法提供太多好的工作机会给年轻人。如果境外有更好的机会,年轻人去谋求发展并非坏事。此外,大量台商、台资布局境外,也吸引大量台青前往就业。

    他认为,应对低薪化与人才外流,台湾应持续合理地提高基本工资,并提高社会福利保障以减少低薪的冲击,还可提高薪资资讯的透明度以增加劳工议价空间。长远来看还要改善产业结构,由资本密集型转向知识密集型或技术密集型。

    另有数据显示,2017年台湾居民赴大陆及港澳地区工作人数为40.5万人,占境外工作总人数的55%,居于首位。

    民意代表林奕华认为,当前两岸关系陷入僵局,损害了在大陆发展的台湾劳工权益。例如,大陆允许台胞参加社会保险,台湾一部分人却声称“存在双重参保问题”,甚至要冻结西进台胞的户籍等。“这种论调要严厉谴责。”